自我介紹

六月花

Author:六月花
花瓣種類:向日葵
名稱:瑞拉教之低調教主

極度自我中心

完全理想型希AEO
完美理想型13君


這裡是我的地盤我大放厥詞的地方
無需外人干涉
XDD

たとえ辛い事があっても、それがどれだけ辛かったかは 谁にも言いたくない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RSS連結

向日葵不是吃素的!!
I need him like I need the air to breathe
INFINITE的二三四情事
金明洙盯著天花板思考。
思考什麼呢?
比起思考更不如說是回憶更為貼切。

前幾天成烈說自己一個人睡很孤單很寂寞又好冷,
總之就是用盡了所有的藉口,也不管明洙到底同不同意就硬是睡了過去。
和成員們同床共枕也不是什麼壞事,尤其是和成烈應該算是家常便飯。
但壞就壞在平時不怎麼容易從睡眠中醒過來幾乎是一覺到天量的他意外的在凌晨時分清醒。
從沒有過這種情況過的他百般無聊的盯著成烈的臉看著。
又張著嘴巴睡覺了。明洙溫柔的笑了笑。
最近因為減肥一定又瘦了吧。
往下看去,那傢伙居然把棉被踢的大老遠,就連衣服也無限制的大幅度拉開。
白花花的胸膛和一點肌肉也沒有的小孩肚進入眼簾。
個性是小朋友肚子也是小朋友睡姿當然也是幼稚園等級的。

手往下一撈想幫成烈蓋好被子
但他卻意外的定住了!

隨著呼吸起伏間在白皙胸膛上晃動的小粉點心引住了明洙不斷靠近。
是非常漂亮的色澤,漂亮的讓人忍不住想要親吻甚至是大力吸吮!
"一下就好真的只要一下就好!"這種念頭在明洙的腦袋裡迴著。
終於還是屏住呼吸,伸出舌尖輕輕舔弄到後來的無壓抑吸舔。
有股強大的魔力驅使他去做這件事,再加上被侵犯的人睡的根死豬一樣,
連抗拒都沒有也讓明洙大膽了起來。
從原本的細細舔舐到放肆的啃咬,直到睡夢中的成烈發出呻吟伴隨著囈語。
[唔....恩...優賢哥....]
腦中還無法反應過來優賢哥是什麼意思身體卻已經做出心虛的自然應對,
猛然的往後會到自己的位子卻不小心施力不對撞上後方的牆壁。
[碰!]
痛~~~~~~

除了後腦杓的疼痛跟剛剛無法消化的優賢哥之外'金明洙還發現自己居然悲哀的有了生理反應!!!!
這....
對象是自己的同團成員還是個身高超過180的初丁....
再怎樣想都悲哀....
同時也對自己會對男人產生反應感到自我厭惡。
但這厭惡並沒有持續很久'隔壁的成烈翻過身把他抱個死瑾還把腿伸進男人敏感的內側。
最該死的是'那不安分的磨蹭是怎樣啦???
完全是報應吧!
真的是他媽的引人侵犯啊!!!!!!!!!!
痛苦的回憶(?)就這樣子浮上明洙的腦海。



[明洙!]
[明洙!]
[金 明 洙!!!]
原來在他回憶的時間裡成列早就洗好了早'邊用毛巾擦著頭毛邊走進來喊換人洗。
和躺在上舖回憶兼看書的明洙對上眼:[換你了~]
[喔。]
明洙的眼光落在上身赤裸帶點水氣又毫不遮掩的成烈身上。
濕潤的頭髮,未乾的水滴沿著那漂亮的頸線往下滑去。
[東雨哥'吹風機在你那裡對吧!]
溫順的像是黃金獵犬的蘋果頭從下舖探出頭來'迎上眼前的成烈沒有讓何回答。
被成烈讚譽著純真無邪的眼神一下子轉變為野獸派的發情模式。
三秒後成小烈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被壓制在第'還沒反應過來'應該說是沒辦法做出任何反應'
只見東雨那溫暖的頭毛像他衝了過來'接著頸間就傳來啃咬的酥麻感。
[啊...恩.....]
不具任何意義的呻吟沒有誘惑但斢露著的不是討厭'而是享受!

金明洙在上舖側身手撐著頭'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沒有想要阻止更沒有阻止的理由和立場。
有件事是他可以確認的'那就是這些舉動裡並沒有參雜著任何愛情成分在!

兇猛的啃咬進行式中'偏偏連珍島犬三兄妹也來湊一角。
[汪~(你們在做什麼?)]豆腐語。
[汪~(什麼?有好吃的!)]鍋巴語。
[汪汪~(我要吃!我也要!!!)]COCO語。
珍島犬三兄妹也被東雨激烈的動作引起興奮感'不斷的靠近著'還趁空擋整個撲過去'
似乎也想和東與一起分食成烈般。
[汪~~]
[汪汪~
[汪汪汪~]
[恩.....唔...]
不知何時成烈的雙手早已環上東雨。
被豆腐、鍋巴、COCO煩擾著的東雨微微的從撐在成烈耳邊兩側的手裡抬起頭來,
像捍衛著自己食物的獅子般強烈的眼神掃射過去後隨即又朝成另一邊的頸項攻擊過去!
被眼神暗示後的三兄妹也乖乖的在旁邊撲鬧玩耍。
不時傳出的水澤聲跟呻吟讓畫面有些被阻擋的旁觀者明洙十分滿足!
[阿...東雨....]
瘋狂啃咬想在上面盡情的留下自己的痕跡'是屬於自己的痕跡。
嘴邊帶著笑意觀看著一切的明洙眼角忽然撇到成烈沒關好而大開的門口站著一個人。
"喔喔~"

被三兄妹吵鬧的叫聲吸引來的隊長聖圭'目擊了衝擊性的畫面!
對聖圭而言的確是衝擊性畫面。
必竟對圭哥而言'張東雨在他心裡有著絕對不可動搖甚至是所有物的存在!
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是他的'某方面是不可以和其他人分享的!
平時的咪咪眼臉色一沉'像拎起小動物般的拎起無法控制的東雨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碰~]
大力的關門聲也預告著東雨到底會受到怎樣的懲罰!
看來這下子沒有1、2個小時是出不來的了。
而承受完東雨侵略的成小烈立即又受到珍島犬三兄妹的玩弄'輪流的用著前腳戲弄著。

[碰~]
沒錯!金明洙下床的時候不意外的又撞到了!
有氣勢的把成烈從地板拉起脫離三兄妹的狗爪。
那白嫩的頸間果然是一遍草莓橫生'其中還有不少的牙印'
明洙畫報般的微笑了一下'就著上面的痕跡紮紮實實的且完完整整的複製了一遍。
被啃痛了的成烈皺起眉頭:[呀~金明洙!]
[我要消毒。](解釋中~)
先是矇了一下'然後初丁的個性又跑了出來。
[消什麼毒啊?喂!金明洙你給我說清楚'怎樣?我很髒嗎?
為什麼要消毒?要消毒也是你先吧!]
[你很吵耶~]
說完不帶痕跡的又吻了上去。
這是讓對方閉嘴最有效的方法!




什麼嘛~金明洙!
說自己沒有初戀感情一遍空白!
那這...這吻技是上哪跟誰練出來的啊?


BY 成小烈



------------------------------------------------------------

恩...是"家族的誕生"時期的產物
還蠻...算情色嗎?!XD
應該還可以'總之就看看就好!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ice2222.blog124.fc2.com/tb.php/2847-a0d935c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