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六月花

Author:六月花
花瓣種類:向日葵
名稱:瑞拉教之低調教主

極度自我中心

完全理想型希AEO
完美理想型13君


這裡是我的地盤我大放厥詞的地方
無需外人干涉
XDD

たとえ辛い事があっても、それがどれだけ辛かったかは 谁にも言いたくない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RSS連結

向日葵不是吃素的!!
I need him like I need the air to breathe
INFINITE的二三四情事之男人聖圭的煩惱(中上篇)
前頭說了吧!
"事出有因"而這個"因"呢.........
這個"因"本身毫無自覺甚至是說自知之明'
根本就天兵傻蛋到個不行!

臭臉聖圭依舊盯著鏡子的倒影看。

時間再次倒推到6天前-----------
當時聖圭利用著隊長的職務之便把張東雨請到自己房裡的床沿上'
藉口是討論隊內的事務。
至於為何會在床沿邊?
當然是方便金聖圭啦!

討論隊內事務之名還沒執行到五分鐘'
張東雨就整個人被他壓倒在床上實施體力活之實。
東雨十分喜歡的綠色T桖被高高掀起'
栗色的頭顱游移在東雨的胸膛之間忙著留下色彩
[阿...恩...]
沒有給予拒絕'是因為其實張東雨本身對這種事
或者應該說是'對於對他做這種事的這個人不討厭'
當然'對於這種會讓他感到十分愉悅的事情也不討厭'
甚至可以是說喜歡!

[不...恩...]
[真的不要?]
聖圭從胸前抬起頭來瞇著眼睛問。
情欲使然而眼眶濕潤的東雨難以自治的咬了下嘴唇
[不是...不要一直弄那裡啦!很...很痛...]
明明都是男人'他卻被...像個女人一樣被舔乳頭已經羞愧了'
要他怎麼說出"因為太舒服了'所以很害怕'太舒服了"這要怎麼說出口!
太...太丟臉了....!!
那雙細小的眼睛散發著的氣勢如獵豹般盯著眼前的東雨'
狠狠的吻了上去'舌頭的入侵都讓東雨感到些許不適'
這是金聖圭的最愛'張東雨的嘴唇當然也只能是他的!
直到舌頭無意間划過口腔內的某個傷口'
東雨吃痛的本能咬了下去'幸好聖圭反應好也抽回來的快'
免去被咬的痛楚。
眼睛再次發射殺氣:[張開!]
---------------------------
[我再說一次'張開!!!!!!!!!!!]
凶狠的語氣讓張東雨不得不張開嘴巴
騎坐在東雨身上的人雙手捧著他的左右臉:[張大一點!]
不得已的張大嘴:[阿~]
肉紅色的黏膜口腔裡可以很明顯的看到暗紅色傷口
不悅的臉色寫滿了聖圭的臉:[哪時候受傷的?]
前天在廁所裏口交的時候明明沒有啊!!!
[那個....]東雨面難有色
[是李浩沅?]
[不是的!]
[你別想袒護他喔!]
[真的不是!]張東雨這時候真的是恨死自己了'怎麼會...會笨成這樣啊...
[那是...優炫?]
可愛的使勁搖頭:[不是...是...是我午餐吃飯的時候不小心咬到的。]
眼神裡可怕的情緒又多了幾分:[嘖!]
二話不說又是狠狠的吻過去'這次還故意深深往那個受傷的傷口舔著
為了怕被咬'所以大力的捏著東雨的下顎。
痛楚無法嚥下的口水漸漸的溢出。
那溼潤的眼角溢出淚水'太過分了!!!
居然在受傷的地方....壞蛋圭!!!!!

兩張臉分離牽引出口水線'
更多的是在東雨順流而下的脖子。
瞇瞇眼一沉:[不要又在心裡偷罵我啊!]
[哪...哪有啊...]越來越沒底氣的聲線。
[你'要負起責任!知道吧!]
????????
腦袋有點當機'但就算他再笨再傻也聽得出來金聖圭的語氣相當不友善
而且是針對他個人!!!!!!

[我的東西'可以弄壞的人只有我'而且'本來今天是打算使用上面這張小嘴的'
想說明天要表演不要讓你負擔太大!看來'是我太寵你了'居然敢擅自受傷!
那你就要乖乖給我負起責任來!
]

不!!!!!!!!!!!!!!!!!!!!!!!!!!!!!!


---------------------------------------------------

越是晚上越是靈感多!!!
本來真的沒有打算要有中上篇的'
真的是打算要三篇解決的'
但無奈我壓不贏金聖圭的氣場........

張東雨就乖乖被吃吧!XDD

INFINITE的二三四情事之男人聖圭的煩惱(前篇)
今日是"Weekly Idol "的第2次錄製'
在等待室裡的正是今天的暴風成長偶像"INFINITE"。
忙碌的等待室裡卻透露出奇怪的氛圍'
上好妝穿好衣服坐在一旁的金聖圭瞇著眼睛從正面的化妝鏡注視著後頭在嘻嘻哈哈的成員
而他注視的人正是---肯尼亞派系的張東雨!

感受到他利銳眼神的優鉉跟HOYA紛紛走避'
而完全沒有眼力還在打鬧著的成烈和東雨則繼續玩笑著'
幾乎是無視從後方發出的怨念
在一旁上妝的L和成種對和了一眼
"又來了!"
心情極差的隊長....

說金聖圭心情極差到是事出有因'
這種日子持續了約有5~6天了吧!
成員們除了不懂臉色永遠搞不清楚狀況的東雨跟成烈外'
每個人在這幾天過的可以說是戰戰兢兢'
深怕一個不小心惹怒隊長會有殺身之禍'
看著聖圭的臉在過小日子。
像是今早----------

十分煩躁!!!!!!!!!!!!!
坐在保母車副駕駛座的金聖圭依舊心情極差'
從臉色上完全看的出來'
平時的咪咪眼更是帶著濃濃的殺氣'
早上的低血壓以及起床氣混合著壓抑許久的生理慾望無法發洩
讓聖圭的忍耐到了極限點!
一點點的小動作都有辦法讓他神經質的發脾氣。
現在正坐在聖圭後面的明洙在座位上小做移動要讓忙內成種往後坐
卻不小心的膝蓋往前頂了一下碰到副駕駛座的椅背'
金明洙暗叫著不好。
[你ㄚ敢頂我!!!!!!!]
於是金隊長又神經敏感了........

明洙默默的和在後座的忙內交換了眼神
"圭哥又....."
成種點點頭"恩....你也知道的。"
這種非人過地日子到底哪時候會結束啊!!!!!!!!!!!!!!!!!


---------------------------------------------

請讓我任性的想要這樣子吧!
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聖圭寵愛東雨喔~~~

INFINITE的二三四情事
金明洙盯著天花板思考。
思考什麼呢?
比起思考更不如說是回憶更為貼切。

前幾天成烈說自己一個人睡很孤單很寂寞又好冷,
總之就是用盡了所有的藉口,也不管明洙到底同不同意就硬是睡了過去。
和成員們同床共枕也不是什麼壞事,尤其是和成烈應該算是家常便飯。
但壞就壞在平時不怎麼容易從睡眠中醒過來幾乎是一覺到天量的他意外的在凌晨時分清醒。
從沒有過這種情況過的他百般無聊的盯著成烈的臉看著。
又張著嘴巴睡覺了。明洙溫柔的笑了笑。
最近因為減肥一定又瘦了吧。
往下看去,那傢伙居然把棉被踢的大老遠,就連衣服也無限制的大幅度拉開。
白花花的胸膛和一點肌肉也沒有的小孩肚進入眼簾。
個性是小朋友肚子也是小朋友睡姿當然也是幼稚園等級的。

手往下一撈想幫成烈蓋好被子
但他卻意外的定住了!

隨著呼吸起伏間在白皙胸膛上晃動的小粉點心引住了明洙不斷靠近。
是非常漂亮的色澤,漂亮的讓人忍不住想要親吻甚至是大力吸吮!
"一下就好真的只要一下就好!"這種念頭在明洙的腦袋裡迴著。
終於還是屏住呼吸,伸出舌尖輕輕舔弄到後來的無壓抑吸舔。
有股強大的魔力驅使他去做這件事,再加上被侵犯的人睡的根死豬一樣,
連抗拒都沒有也讓明洙大膽了起來。
從原本的細細舔舐到放肆的啃咬,直到睡夢中的成烈發出呻吟伴隨著囈語。
[唔....恩...優賢哥....]
腦中還無法反應過來優賢哥是什麼意思身體卻已經做出心虛的自然應對,
猛然的往後會到自己的位子卻不小心施力不對撞上後方的牆壁。
[碰!]
痛~~~~~~

除了後腦杓的疼痛跟剛剛無法消化的優賢哥之外'金明洙還發現自己居然悲哀的有了生理反應!!!!
這....
對象是自己的同團成員還是個身高超過180的初丁....
再怎樣想都悲哀....
同時也對自己會對男人產生反應感到自我厭惡。
但這厭惡並沒有持續很久'隔壁的成烈翻過身把他抱個死瑾還把腿伸進男人敏感的內側。
最該死的是'那不安分的磨蹭是怎樣啦???
完全是報應吧!
真的是他媽的引人侵犯啊!!!!!!!!!!
痛苦的回憶(?)就這樣子浮上明洙的腦海。



[明洙!]
[明洙!]
[金 明 洙!!!]
原來在他回憶的時間裡成列早就洗好了早'邊用毛巾擦著頭毛邊走進來喊換人洗。
和躺在上舖回憶兼看書的明洙對上眼:[換你了~]
[喔。]
明洙的眼光落在上身赤裸帶點水氣又毫不遮掩的成烈身上。
濕潤的頭髮,未乾的水滴沿著那漂亮的頸線往下滑去。
[東雨哥'吹風機在你那裡對吧!]
溫順的像是黃金獵犬的蘋果頭從下舖探出頭來'迎上眼前的成烈沒有讓何回答。
被成烈讚譽著純真無邪的眼神一下子轉變為野獸派的發情模式。
三秒後成小烈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被壓制在第'還沒反應過來'應該說是沒辦法做出任何反應'
只見東雨那溫暖的頭毛像他衝了過來'接著頸間就傳來啃咬的酥麻感。
[啊...恩.....]
不具任何意義的呻吟沒有誘惑但斢露著的不是討厭'而是享受!

金明洙在上舖側身手撐著頭'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沒有想要阻止更沒有阻止的理由和立場。
有件事是他可以確認的'那就是這些舉動裡並沒有參雜著任何愛情成分在!

兇猛的啃咬進行式中'偏偏連珍島犬三兄妹也來湊一角。
[汪~(你們在做什麼?)]豆腐語。
[汪~(什麼?有好吃的!)]鍋巴語。
[汪汪~(我要吃!我也要!!!)]COCO語。
珍島犬三兄妹也被東雨激烈的動作引起興奮感'不斷的靠近著'還趁空擋整個撲過去'
似乎也想和東與一起分食成烈般。
[汪~~]
[汪汪~
[汪汪汪~]
[恩.....唔...]
不知何時成烈的雙手早已環上東雨。
被豆腐、鍋巴、COCO煩擾著的東雨微微的從撐在成烈耳邊兩側的手裡抬起頭來,
像捍衛著自己食物的獅子般強烈的眼神掃射過去後隨即又朝成另一邊的頸項攻擊過去!
被眼神暗示後的三兄妹也乖乖的在旁邊撲鬧玩耍。
不時傳出的水澤聲跟呻吟讓畫面有些被阻擋的旁觀者明洙十分滿足!
[阿...東雨....]
瘋狂啃咬想在上面盡情的留下自己的痕跡'是屬於自己的痕跡。
嘴邊帶著笑意觀看著一切的明洙眼角忽然撇到成烈沒關好而大開的門口站著一個人。
"喔喔~"

被三兄妹吵鬧的叫聲吸引來的隊長聖圭'目擊了衝擊性的畫面!
對聖圭而言的確是衝擊性畫面。
必竟對圭哥而言'張東雨在他心裡有著絕對不可動搖甚至是所有物的存在!
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是他的'某方面是不可以和其他人分享的!
平時的咪咪眼臉色一沉'像拎起小動物般的拎起無法控制的東雨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碰~]
大力的關門聲也預告著東雨到底會受到怎樣的懲罰!
看來這下子沒有1、2個小時是出不來的了。
而承受完東雨侵略的成小烈立即又受到珍島犬三兄妹的玩弄'輪流的用著前腳戲弄著。

[碰~]
沒錯!金明洙下床的時候不意外的又撞到了!
有氣勢的把成烈從地板拉起脫離三兄妹的狗爪。
那白嫩的頸間果然是一遍草莓橫生'其中還有不少的牙印'
明洙畫報般的微笑了一下'就著上面的痕跡紮紮實實的且完完整整的複製了一遍。
被啃痛了的成烈皺起眉頭:[呀~金明洙!]
[我要消毒。](解釋中~)
先是矇了一下'然後初丁的個性又跑了出來。
[消什麼毒啊?喂!金明洙你給我說清楚'怎樣?我很髒嗎?
為什麼要消毒?要消毒也是你先吧!]
[你很吵耶~]
說完不帶痕跡的又吻了上去。
這是讓對方閉嘴最有效的方法!




什麼嘛~金明洙!
說自己沒有初戀感情一遍空白!
那這...這吻技是上哪跟誰練出來的啊?


BY 成小烈



------------------------------------------------------------

恩...是"家族的誕生"時期的產物
還蠻...算情色嗎?!XD
應該還可以'總之就看看就好!

混亂愛.序(庚賢澈)

屈辱 威脅 裸照
種種的一切
都像是在作夢

怎麼都擺脫不掉的甜美笑容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脫序的 無章法的

再也無法在那個人面前抬頭了吧
那個自己一直無法坦率的愛


------------------------------------------


沒錯!
他是自私的冷酷的佔有慾強烈的
沒辦法在這樣下去了
無法再看著他因為他如此痛苦
不想再看見他只看著他的大眼

一點都無法再忍耐下去!!
一定要擁有徹底佔有才可以!!

毀掉你的自尊
毀掉你的高傲
讓你徹底的認清事實
這才是我該做的事!!!


--------------------------

這份愛到底是該何去何從?
自己的心意'是絕對不可以傳遞的
怕被討厭
怕被當成病毒

但'更加可怕的
是你的心不在我身上...


-------------------------------

爱曖愛 (1)
麼說呢?是哪時候就這樣子愛上了的?
啊...
應該說是一直都忽略著吧'忽略掉他的存在'
忽略掉他看著自己那由青澀轉而熱烈的眼神
忽略掉他偶而像小狗般的靠近'想和自己開著玩笑但卻被自己狠狠的賞了幾鞭
便落荒而逃'那樣子的他實在是太可愛了'
忽略掉他對自己滿滿的崇拜跟愛意'
因為長時間的嚴重忽略'
所以連他漸漸的從青澀少年蛻變為甜美誘人的男人這件事他也是最近才察覺到'
而且'察覺的時間點也實在是晚了

白色的西裝'襯的他修長的身形更顯的優越'
大小合適的剪裁流利的線調往下就是他那小巧挺俏富有彈性的臀部
在穩重西裝褲下隱藏的是怎樣誘人的身體啊...
看的希澈又嚥了嚥口水
利特悄悄的走到他身邊:[怎麼呢?現在才想起他啊~]
[什麼怎麼了'這傢伙是哪時候長成這樣子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難得你也有想到他的時候'小傢伙可是為了追上你而努力做了不少改變啊!]
[看來真的是改變不少啊...]
[什麼改變不少'根本是你自己都沒有再注意他吧!你在不有所動作'人家有錢人家的少爺可是要追走他了喔!]
看著不遠處的崔始源親密的和小可愛老么靠近著互動'
希澈突然的不爽起來:[那個該死的崔百搭...]
[你在不有所動作'那也別怪大家要先下手為強了~]利特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畢竟'他現再可是乖巧的根小狗沒有什麼兩樣]
語畢朝著那方向喊到:[圭賢啊~過來這裡一下!]
只見那乖巧聽話的傢伙就跟小狗狗一樣迅速朝著飼主狂奔:[哥叫我做什麼啊?]
明亮的笑容看的扎眼
利特對著希澈露出得意的神情

是啊...
是自己總是輕挑的忽視他
總覺得是自己的所有物
出現在身邊打轉是理所當然'
因此而忽略了...真的是很不爽啊!!
嘴角略顯一笑

[希澈哥!]小孩子有禮貌的打招呼
看到自己果然還算是有點分寸啊
點點頭算是回應
[哥叫我有...]
話未落完
在自己眼前的兩位SM美人竟接吻了起來
當然'主動的是妖嬈的那位

不是普通的接吻'
而是非常非常熱烈的法式接吻
連水澤聲都出現了

這...
圭賢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除了那色情的接吻聲
希澈變本加厲的想誘惑著某老么'
漂亮的雙手從摟著纖細的腰移動到下方
帶著不小的力道揉捏著配合自己的人的渾圓
更加深了彼此間曖昧的氣息
屈起膝蓋往那股間蹭去
稍為分開的臉中間牽起一線銀絲
[啊... 恩....]

過於有神的眼睛睜著水氣
帶著誘惑的情色盯著傻住的圭賢
感覺到平常冷靜又高傲的他漸漸的透露出不知所措
甚至是受傷的氣息
希澈不由的感到得意感升起

空出一隻手來
悄悄的往白色西裝褲的中心點去
觸碰的瞬間
小孩子微微的發抖
放肆的輕柔愛撫
不是沒有反應地敏感身體被挑起了情慾
一絲絲的快感有如觸電般突如其來
不知該如何應付的小朋友像是被嚇到一般
轉身奔跑離去

利特自然的停下接吻動作'畢竟看的人不在繼續也達不到效果'
[嚇到人家了吧!就說這等級絕對會把他嚇跑你不信'這下子我可不管'
總之'快點調教調教那小子吧!!!]
那快速跑去的白色背影讓希澈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到底該如何調教才能得到最高效益啊~~
真是個值得深思熟慮的問題!!!!

==================================================


應該是會有後續

看完請ㄗ個聲'(要是真的給我打個"ㄗ"那就真的是欠揍了~XD)
太久沒寫果然是退步了啊...

這文小孩子到底是不適合看啊??
看來是該鎖了